快捷搜索:

显然他这个始作俑者也没想到居然会生出眼前这

“两伙人很庆幸极品传承功法正好与他们的人头数相当,不需要再生争绕势必,两伙人各自带走六种功法,这番经历,令这十二人获得不世机缘,却令他们之间情谊生出裂痕,再难修复!却不知道是该喜,还是该悲!”
 
    云扬心念转动,追问道:“这两拨人后来如何,可是各自神功大成,意图雄霸天下,彼此争胜,走上极端吗?”
 
    这是最正常的话本传说逻辑模式,云扬甚至有推想过后续,诸如十二人功法彼此克制,一人克制一人,另一人又克制一人,最终十二人死剩两人,展开决战,败者魂走九泉,胜者……胜者虽胜,却自感叹自省,不该为了功法杀死许多好兄弟好朋友云云,全都是套路!
 
    雷动天听云扬追问,呵呵一乐:“事情的后续发展很是有趣,甚至是一段佳话,两伙人分道扬镳,各自修炼所取得的传承功法,上手修炼之后才发现,他们所得的功法,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修炼。因为适合的功法在另一拨人手之中。”
 
    “但之前已经闹翻了,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双方都很后悔,于是想办法消除嫌隙,重归旧好,这其中自然颇多波折,但到得后来,十二人终究又再度齐聚一处,将十二份功法拿出来,十二个兄弟,大家各自挑选最合适自己体质的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娓娓道来。
 
    云扬忍不住为之赞叹一声:“果然是超级高手,心胸亦是广阔;都已经分道扬镳,最终却尤能够全部拿出来分享……虽然其中另有私心因素,却也不是平常人能够做到,果然是一段佳话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道:“这话说的是;面对着那等诱惑,要说有点私心仍属正常。且不管其间发生了多少波折,就只说最终能够坐下来开诚布公,彼此分润,便已经是难能可贵,足堪佳话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连连点头以示赞同,实则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八个兄弟。
 
    想起了老大土尊彻夜为水尊钓鱼的情况……
 
    心中下意识地升起一股傲然之意:若是觅得传承者的乃是我们兄弟九人,绝不会出现这等情况,连一开始的些微龌龊都不会出现!
 
    大家只会从一开始就互相谦让,然后再各取所需,相互促进,彼此启发,继续在一起打拼!
 
   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不离不弃,永不言弃,什么分分合合状况,绝对不可能出现。
 
    “这十二个人各自取得契合功法,一路修练下去,功体达成,终于成就了天玄大陆的修者传说!成为了十二天人!”
 
    雷动天声音里,有着浓浓的艳慕:“纵横无敌,金刚不坏。”
 
    “但……亦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们又一次后悔了。”雷动天道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这话从何说起?他们不是已经臻至此世修者极峰了么?”云扬问道。
 
    “成就天人固然是此世极峰,却非修途终点,此世的终点乃是成为神灵,飞升更高界面……可是他们发现,不管自己如何努力,竟也不能再前进一步,打破虚空屏障,成为真正的神灵!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这不对吧!他们所得的不是神灵传承么?他们为什么却做不到最终一步?难道这十二人全都留有后手,将自己当初所得的功法隐去了关键一着?”
 
    雷动天道:“没那么狗血,而且当时也有人恰好就得到了契合自己的功法,总不会对自己也留有一手吧?!他们无法踏出最后的真正原因根源其实就在于……当年的那一次分道扬镳,兄弟反目!”
 
    云扬又是一阵诧异,显然不知道这又是从何说起,静待雷动天下文。
 
    “还记得我刚才有提到飞升神灵之中,有神灵异常重视朋友,重视友情的么,而他们所获得传承的原主,一生之中最珍视的,就是兄弟之情;而流传下来的传承,也需要肝胆相照的兄弟同时修炼,才可并肩同行达到巅峰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十二个人虽然后来重归于好,但是……曾经出现的裂痕,却是各自的心魔,无法消除!所谓破镜难圆、覆水难收就是此说!”
 
    “所以他们虽然将功法修炼到了极致,却无能迈出最后一步。便是因为那一次的兄弟反目,导致自身心境存有破绽,若是强行突破,只会功体反噬,自毁而亡。”
 
    “十二天人窥破此点之后,自是悔不当初,但那时已是回头无路,再无转圜余地。他们虽然修炼到了极处,纵然是高山河流,也只是一招一式便可夷为平地,但他们却只能做陆地神仙,无法再进一步,无望大道。”
 
    “再之后……虽然他们寿命悠久,却总也熬不过时间流逝,终于在多年之后,一一辞世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虽然死去,但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是坚硬如玉,不可毁坏,永存于世。而十二人临死之前留下遗言,尸体要与其他的兄弟,同葬一穴;今生对不住兄弟,期盼来世弥补。”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一章 狼子野心四季楼
 
    “这十二家后人固然因为祖辈陨落而悲痛至极,却仍旧依照先辈遗愿将十二位先辈的遗体葬在一起;然而多年之后,江湖大乱,有盖世奇人借星辰之力,布周天大阵,引发地脉,造成天崩地裂;将十二天人的坟墓一举摧毁!”
 
    “而十二天人的尸骨遗骸,亦因为这场变故而也终至四分五裂,散落各方,所谓的金刚不坏,终究非是永恒不朽。”
 
    “但后来有人发现,天人的尸身虽非金刚不坏,每一位天人的尸骨,竟当真恍如不朽,无论那一块尸骨都暗蕴天人生前的威能……一旦将天人尸骨全部激活之后,便可以重现当年天人的传承,乃至其完整的功力修为。”
 
    “所欠缺的,就是如何将天人的威能激发出来的方式方法手段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而随着大家不断在摸索尝试,终于找出来了一种办法,就是将这样的天人之骨,直接移植进一个人的身体里,代替这个人的原本的那一部分骨骼。”
 
    “然后随着修炼生活,逐步适应,只要习惯适应了不断地散发出天人之气,籍以改变自身,等到一定程度之后,自然而然就能蜕变成为一个强者。”
 
    “而这,还只是第一步,有心人考量,只得部分天人之骨就有这样的威能,若是能够将所有的天人之骨全数汇拢,便该当能够获得那位天人完整传承,至少也有相当于那天人本身的修为层次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设想极为大胆,且至为繁复、精密,但不得不承认,可行性极高,曾经有很多人都有尝试过这个办法,但尽都是失败的传闻,罕有成功的例子。最后最后,天人之骨终于不知道散落了何处去……迄今为止,这段古老传说消失了几千年……”
 
    雷动天看着众人凝神倾听的样子,心中不由自主有一种优越感,恩,这些事,他们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继续道:“而刚才我所说的刀神之骨,所指的就是……十二天人之中的刀神遗骨!”
 
    “不但四季楼的刀尊者身上有刀神之骨!相信跟他在一起、明显有操控雪花之能雪尊者,也有很大几率拥有雪神之骨!”
 
    “不,雪尊者身上一定有雪神之骨,否则无法解释他那点修为就能够释放领域,原来如此。”
 
    “这样说来……四季楼……原来真实的目的,竟是在这里。而且一直在默默地筹划!”
 
    “这么多年来,也不知道已经成功收集了多少天人遗骨!”
 
    “还有就是……四季楼对付我的根本原因,我也就能猜到了。”
 
    雷动天冷冷的哼了一声,随即喃喃说道:“只是……四季楼如何知道我们雷家拥有雷神之骨这一机密?”
 
    “怪不得一上来就要我交出家族修炼功法……哼!”
 
    然后冷哼一声,道:“狗日的四季楼,想得倒是挺美啊,端的狼子野心,痴心妄想!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突然间满怀愤恨之情,勃然大怒道:“四季楼居然敢如此妄行无端,明目张胆的对上我雷家,倒是胆大包天,自寻死路!”
 
    云扬愕然愣住。
 
    显然他这个始作俑者也没想到,居然会生出眼前这等变故。
 
    十二天人之骨?
 
    雷神之骨?
 
    刀神之骨?
 
    雪神之骨?
 
  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?!
 
    云扬感觉自己这一会吸收的信息量实在太大,一时间脑袋都有些转不过来了。
 
    这都哪跟哪?
 
    这样的剧情走势,发展巧合,就算话本也不敢这么写吧!
 
    这端的是神转折?!神变奏?!
 
    偏偏雷动天这般的叙述,他自我感觉良好,更兼逼格十足。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内,情理之中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,顺理成章,反而是让云扬这个幕后推手听着,感觉云里雾里、不着边际。
 
    这传说还有很多关键点,你根本就没有说清楚好吧!
 
    但云扬自己也清楚,如这样的掌故传说细节,雷动天绝对不会真个事无巨细的全部都能说个给自己,毕竟这是一个关系到天下无敌成神成圣的大秘密!
 
    他能够说得出现在这些,已经是自己下的这番功夫没有白费了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